您现在的位置:龙岗网>> 新闻中心>> 普法天地

深圳市龙岗区2017年人民调解案例汇编

2018年05月21日 10:33来源:深圳侨报收藏字号:TT

案例十五

工人薪资被拖欠,悉心调解速讨回

龙岗区住房和建设领域人民调解委员会

●案情简介

2017年7月10日,龙岗区坂田街道御珑豪园项目泥工班组徐某某等20人到区住建局信访督查室上访,诉施工方某某建筑公司在御珑豪园项目上拖欠其等工人薪资总计26.8821万元。龙岗区住房和建设领域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受理后即于当日致电某某建筑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到场,本案历经调解员连续三天不厌其烦地背景分析、政策法律教育引导以及劳资纠纷双方反复的对话、协商,最终在2017年7月13日调解完毕,务工工人被拖欠的工资全部于当日兑现。

●调解过程

在调解进行过程中,泥工班组成员徐某某等人情绪较为激动,并称他们已经与该公司就薪资问题进行了多次协商,在每次协商过后,某某公司都会口头承诺过几天解决他们的薪资问题,但每到承诺兑现日时便食言,工人们已丧失了信任。将该问题提到区住建局,就是出于对政府部门的信任,希望区住建局公正地协调处理解决。住建领域调解员接到工人现场来访后,先是安抚工人情绪,让其冷静地陈述欠薪事件的详细经过和诉求,随后立即着手核查该项目的发证机关,以便查明是否归属于龙岗区住建局报建。在确定发证机关确属龙岗区住建局后,调解员随即致电某某建筑公司相关负责人请求其到场配合处理工人薪资问题的事宜。某某建筑公司负责人到场后,调解员依次听取了公司负责人及工人们就薪资拖欠问题的陈述,并在此基础上对双方的陈述进行归纳。

对双方的陈述进行归纳梳理后,相关负责人与调解员将该公司负责人单独请出并进行谈话,在谈话过程中明确告知:(一)其与泥工班组甘某某签订了《工程劳务分包合同》中关于200元/天的薪资远低于行业标准薪资,属于显示公平的合同条款。(二)甘某某作为泥工班组的组长,其与某某公司签订合同的行为实属代理班组其他成员签订合同的行为,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合同也即成立有效并生效,故甘某某去向不明并不影响合同中有关工人薪资的结算。(三)关于违约责任的问题,因为直至御珑豪园项目竣工验收后,该公司都未曾提出让泥工班组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且该项目经响应机构验收合格,不存在质量问题,所以某某公司无法以项目存在质量问题为由来抗辩泥工班组成员关于支付薪资的请求。(四)就工程款未到公司账上故公司无法开出工人薪资的说法。依国务院下发的“国办发〔2016〕1号”文件:“不得以工程款未到位等为由克扣或拖欠农民工工资。”所以其说法并不成立。

●调解结果

某某公司项目负责人对以上所言表示认同,在当日的调解过程的收尾阶段,某某公司项目负责人与泥工班组达成以下协议:(一)双方以甘某某提供给工人的结算清单为依据收付工资款项。(二)某某公司保留向甘某某追偿相关款项的权利,并随后在住建调委会调解室写下承诺书一份,承诺书载明:“某某建筑工程(深圳)有限公司尽量在2017年7月12号晚之前解决御龙豪园2栋A座泥工班班组工人薪资的事宜”。2017年7月13日,某某公司与泥工班组成员在住建调委会调解室当场结清薪资。双方也随即冰释前嫌。

●适用法律法规

《人民调解法》第三十一条 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

《合同法》第五十四条 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第二条第(三)项规定,明确工资支付各方主体责任……在工程建设领域,施工总承包企业对所承包工程项目的农民工工资支付负总责,分包企业对所招用农民工的工资支付负直接责任,不得以工程款未到位等为由克扣或拖欠农民工工资,不得将合同应收工程款等经营风险转嫁给农民工。